薄荷洗发水真他妈难吃

文和画都是屎一样的玩意,不要夸赞或者其他,因为会尴尬……但是请陪我聊设定!!逻辑合理的那种有趣的设定最棒了!!!!

无偿这样的大头,因为想不出画什么好(?)只接骷髅,其他的不太会画(

占tag致歉

请问有没有人少一些的scp语c……不太擅长聊天(.

群宣
在苍绿小径附近有一间废弃的小屋.
看布局似乎曾经是个类似酒馆的地方?尽管由于时间的流逝这儿已经破败不堪,但稍作整理依然是个不错的中转站. 探险者们在这里进行短暂的休整,长时间无人光顾的房屋积满了灰尘,当那木门被吱呀推开,栖居其中的人们看向了你.


总之你们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中转站,一个聚会场地,一个避难所,亦或是……一个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一篇戏

一篇幼弗的戏也堆一下(…)虽然电影中只出场了一会但如果结合那一部分和他之后的处事方式应该也不难推测出气……但毕竟也还是会有偏差,如果雷我先预警(……)






  将手伸入铁笼,居住在里面的脆弱生灵并没有过多挣扎便被抓在手心,小鼠吱吱叫唤着任由自己抚摸,乌溜的双眼看着来人身后的孩子们聚集了起来.
  
  “一百个疯子的小孩儿”不知是谁突然开口唱到.
  
  另一些孩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他们笑了起来,有人也跟着唱了.很快,病毒般的清脆的笑声伴随着不成调的儿童歌谣响彻了整间教室,孩子们笑着闹着仿佛一切都是个笑话.手掌顺着小鼠的毛发抚摸了一下又一下,孩子们的讥笑为自己带来的愤怒随着歌唱声音增大逐渐累积,眉头不由得皱起,心中暗自幻想着一场血腥的屠杀,但是当那负面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却毫无来由地感到怪异——为自己,也为身后的孩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如果断了线的木偶般一动也不动,有些茫然地看着手中微有颤动的小东西,轻抚着它直到回过神,才将手上的生灵轻轻放下.小鼠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挣扎着叫喊了起来,但只是淹没在歌声的浪潮之中.这样的声音和着孩子们的齐声歌唱,是如此荒谬,如此……令人发笑.
  抬手拿起了手边的锤子,锤向了命运悲惨的受害者,血肉与碎骨迸溅开来,它们挤压摩擦,发出令人不安的声音.这东西似乎还尚未死去,它尖叫着挣扎着想要从自己手中逃离,但它能得到的回报只有结束它所有痛苦的一锤,它的脑袋被砸成了肉泥,炙热的血液混杂着脑浆与碎肉逐渐向四周蔓延,将其皮毛与桌面染成了猩红色,但一切暴行远未停止.
  孩子们什么也没有看见.那个古怪的小孩面对的一切血液与碎肉本就不会出现在他们的世界,他们要做的只是在笑着唱着,然后向全世界宣布:
  “这是一百个疯子的小孩儿”

空间里看到的傻逼衣服,然后就,画一下(……

把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摸鱼堆一堆……

猛鬼街第二部怎么跟gv似的

占tag
我想整个泰拉瑞亚的qq群,平时就瞎鸡吧聊,然后写写文画画同人做做设定啥的,然后还联机玩……所以就,有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