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洗发水真他妈难吃

文和画都是屎一样的玩意,不要夸赞或者其他,因为会尴尬……但是请陪我聊设定!!逻辑合理的那种有趣的设定最棒了!!!!

试阅:谈话1

  Papyrus已经不是第一次偷偷离开家了。
小骷髅抬手带上了兜帽仰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正是凌晨,天空仅是一抹深蓝而星辰渐渐隐去,也许生日收到那橙红色的冲锋衣比起套在身上更适合让它们的袖子在自己脖子上打个结,想想身后那衣摆飘扬就像故事中的英雄,清晨的风吹起来有点冷,但这反而更加令骨兴奋。

他跑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他听见了长靴踩着雪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并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很想奔跑,他有些兴奋,抬头看向那样的天空,想着身后安宁的小镇离自己越来越远。

为什么你们做事总是要有一个目标?当他想到这句来自人类书籍的话语时回头已经看不见小镇了,只有不远处的雪山山脉与一片纯白的林子,这里他记得。

深蓝依旧是凌晨的主色调,大片的雪映着微弱的光使四周看起来不那么黑暗,天边泛着白。年幼的骷髅踩过了积了雪的草丛,扶着手边的树开始了他的冒险,哪怕曾经来过这里,但每次都是新的体验,他第一次在这儿呼吸着清晨的空气,看着周身朦胧一片的雪白。
这次可不会有一月正午时的闹腾,雪镇漫长的日出前夕比想象中的寒冷,候鸟尚未迁徙而来,其他生灵也许正蜷缩在自己的窝中休息——而这时,便是哑默的天下。如一幅完全静止的画 ,而Papyrus则走进了这里。

  还是很冷,年幼的骷髅解下了脖子上系着的衣服将它穿好,一边朝前行走着,也许他会穿过这片森林,然后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也许不会?但这并没什么遗憾的。积雪压在树上,黑褐色的树木枝干与白雪处在一起并不碍眼。有时候伸手还能揪住较低的灌木枝叶抓来一把白雪,将其握在手中,隔着手套依然能觉察雪块的温度,很冷,长时间抓着可不是个好的差事。于是他捏磁实了雪,把它丢出去,砸在一棵树干上然后四处散开,然后他继续行走,打量着这个世界。

  细微的响动在这一片宁静中只有脚步声作为回应,而发出声音的两者很快注意到了来自对方的声音,一刹那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宁静,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响动声继续。

  那是什么呢?年幼的骷髅这么想着,慢慢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踏下一步,尽管努力让自己不要吵到对方但是声音再次停了下来,于是骷髅索性咬咬牙,又朝那地小心翼翼地挪了一步,又一步。

  声音一直没有想起来,他有些不安,微弱的橙黄色的火焰在眼眶中跳动,他可不想扰了野兽的清闲然后被当成排骨啃,哪怕对所有人都大大咧咧的也不可能在危险的面前横冲直撞,来自Gaster的记忆让他多少懂得了什么东西,他小心地拨开了遮掩着声响发出之地的灌木——一对荧绿色的眼睛瞪着他,它们的主人是一匹狼,嘴上沾着血迹。爪下....是一只开了腹的死鹿,而鹿的右后腿依然在无意识地做出踢蹬动作。

  Papyrus楞楞地看着这一切。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