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

早上好

把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摸鱼堆一堆……

猛鬼街第二部怎么跟gv似的

占tag
我想整个泰拉瑞亚的qq群,平时就瞎鸡吧聊,然后写写文画画同人做做设定啥的,然后还联机玩……所以就,有人吗

  该au正式定名为Darkous,由ask与中短篇小说以及日常段子作为主要更新方式——事实上由于懒癌,我所更新的很有可能大部分是ask.
  该动态发布与上一次设定发布时间间隔过长,因此我将把修改之后的设定发布在这里,而之前的我将会删除.
  在这个au中,Black Hat与Flug、Demencia与505的身份将互换,外貌与名称也会稍作修改,我将在此称呼他们为Dlug,Red Hat,05与Distracted.
  Darkous居住在纸袋型的城堡之中,纸袋的右上侧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礼帽阁楼,Dr.Dlug先生是这座城堡的主人,相较古怪的性格注定他不会与人做出更多的接触,而必要时他会让Red Hat来代劳.
  邪恶且疯狂的家伙,而他很乐意你这么称呼他.具有反社会型人格所应有的特点——冷酷且毫无自制力.
  当够了实验室好宝宝之后他想找些什么更有趣的事情让自己开心,其中包括尝试向正常人的方向发展,但是失败了,这个结果非但没有让他不开心反而让他感到一种奇特的冲动,味道就像薄荷糖.他开始尝试一些他不该做的事情,包括用邪恶统治世界.
(原作黑帽大概是统治好几次世界然后发现毫无难度于是转职干现在这活计了,那么这里情况也一样,只不过主角换成了一个戴着纸袋的怪人)
邪恶的创意在他脑海中冲撞,他所要做的只是将他们逮住并付出实践,而这对他来说毫无难度.

同时喜欢替一些“低等反派”们分析敌人并制定邪恶计划,但会要求Red Hat替他与人进行交涉.

改造自己的躯干使自己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这样能帮助他完成许多他原本完成不了的事情,当拥有了一位名为“Red hat”的玩具后他开始将改造往一些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但是为了防止玩具的反噬,他做过无数次实验来控制来自“Red hat”身体萃取物的剂量,其实验过程可以参考二战时期纳粹集中营,当然,他不会做无意义的浪费.
尽管这很麻烦但他挺乐意做这事儿的,并不是因为他嗜血,只是他很喜欢思考的过程与猎奇心理

很珍惜玩不坏的玩具,但是如果感兴趣的玩具会死亡他也乐意尝试最大限度阻止该事件的产生,这比一刀两段更有挑战性

怀疑论者,将“Red hat”列为重点防范对象

重度洁癖.
  
  小声说一句,他游戏打得真的很棒.

在他人面前尽量保持礼貌,不过直系下属就没这么幸运了.

到底谁是怪物呢?我只知道他并不属于我们心中“人类”的范畴


Red Hat
  只是不过老套故事中的反派而已,如果再大好篇幅讲述无聊故事什么的……那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原本应该是所谓“邪恶的化身”但谁也不知道他出了点什么问题成了这幅鬼样子,懦弱无能的小男孩,连杀害一个无辜女孩都不敢的胆小鬼,可千万不要逼他动手处死那些弱小的家伙,他可是会哭的.

对于Dlug来说,他最重要的作用是作为实验材料,其实他也是一个“比其他蠢货好那么一点点”的管家,顺便还能兼职客户服务——挺好用的.

他也算个挺凶残的反派了,尽管在许久以前,他还愿意相信人世美好的。

当Dlug演示了他会如何杀死自己后开始害怕这个怪物,平时没什么甚至很凶,但如果Dlug在附近的话会十分恐惧以及紧张,虽然不至于如果耗子遇上猫一样见了就感觉要完,但是总有种逃跑的欲望.

我的意思是,推销视频里看来他胆小懦弱,但是要知道,如果他面对的是其他人,他是个可怕的反派

并不喜欢西装,这使他有种被束缚的感觉。虽然在Dlug的训练下勉强有了点风度但一到不用工作的时候会飞快换成休闲服……这个时候他将自己的能力体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Dlug没有打算整理城堡的话绝不会打扫房间.

  
  Distractied
  在这个世界,她是一个带着蓝色卡通熊兜帽的善良女孩,傻乎乎的,总是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很难被杀死,就算被强酸浸泡化为残缺的骨架也能一点点长回来,但是对于实验的反应与常人无异,Dlug因此以她为常用实验品,双手手臂缠上了纱布,Dlug在她的身上做了很糟糕的试验.

似乎不会说话.
  
  总是因为好心做出坏事,而这所导致的后果往往十分严重……但她从不因此忏悔.

无条件相信任的其他三名成员,哪怕只有Red Hat是认真照顾她的.

有些害怕Dlug但总觉得他不赖.

会被05欺负,但是会通过恶作剧的方式报复回去,他俩很喜欢这样的互动——或者只是Dis单方面喜欢?

很喜欢枕着05的肚子睡觉,但这很少发生.

调皮,喜欢到处瞎跑,有时会跟在Dlug或Red Hat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

很爱这个世界呢.

05
  一头怪物。
  
它长着绿色的毛发和锋利的爪牙,忽略颜色看起来像头熊但是它头顶长有两只大角,一只眼睛瞳孔极小会到处乱转,双臂长有若干暴突的眼球与不断咀嚼的嘴.头顶上长着一朵小小的恶之花*

不同人类灵魂碎片被强行塞入它的体内,直接导致其变得疯颠,也许本来如此但这些人类灵魂对它的影响很大.

有时会说出一些杂乱的音节,但谁也无法理解它的意思

疯疯癫癫的,性格十分多变,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很恶劣总之完全无法理解它在想什么就是了

似乎很崇拜Dlug

  *恶之花
  出自法国作家夏尔.波德莱尔的诗集《恶之花》形象所参考的则是日本动画恶之华,黑色的花朵,原本是花盘的地方确是一只漆黑的眼.后者我并未深入了解,但看过某篇长评是一部很不错的番.




边塞魏北克对脸放波!!!

那么就是个很潦草的语c群了.
来玩呀

自家oc

P1莫林

圣巢之外的虫子,来到这早已灭亡的国度寻找自己失踪许久的友人.

武器是一把淡蓝色的水晶阔剑,以劈砍拍击为主要攻击方式.

右侧脸因某场战斗被毁.

表情话语相对偏少,会尽可能帮助看起来十分弱小或者需要帮助的人,当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会尝试施以援手.是个比较温柔的人(虫?)

有时会轻声哼唱自己家乡的歌谣,但是调子就没有准过,如果你尝试去纠正他,他就会告诉你这叫做“艺术性改编”

剑术大师,但是很少佩戴近战加成的纹章,更多则是召唤系的.当然,事实上他从不指望那些小东西能帮到自己什么忙,只是认为他们飞来飞去很可爱.

对于毛茸茸的玩意儿有着近乎诡异的狂热,虽说不会刻意收集但是只要看见了就会想伸手摸一把.

行为举止看上去成熟稳重,然而对什么事都是三分钟热度,责任感出了奇的差,总喜欢随性而来.

决不会撒谎或者毁约但是语言游戏玩得很溜.

平时对于吉欧总是持无所谓的态度,拿着一堆吉欧玩打水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急需用钱他又会显得十分小气,哪怕只有一个吉欧也不能浪费掉.

脸皮奇厚

P2魏北克

圣巢之外的虫子,与莫林来自同一个王国,守卫着家乡的边境地区,被受瘟疫感染的虫子所吸引来到圣巢,已死亡.

武器是精铁打造的双刃剑,其中镶嵌着淡蓝色宝石.

脾气暴躁,责任感较强但是懒得要死,睡着了就是雷打不动类似假死,比起巡逻更愿意去酒馆喝酒吹牛…但他从没这么做过.

不知道抱怨了多少次守卫换班时间但上司始终不肯修整,遂领着整个守卫队拆了上司家.

难以忍受莫林的“艺术性改编”于是每当其开始哼唱便会用足够大的歌声压盖那些“噪音”.

顺带一提,这家伙唱歌还是不错的.

近战法师,那把双刃剑中镶嵌的宝石是他从自己法杖上扣下来的,同时在自己国家蝉联边塞拳王.

猎奇心理较强,总喜欢收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并且向他人大肆炫耀,然而并没有什么人懂他的诡异审美.

战斗时细致认真,处事交往大大咧咧且满满的直男气息气走了无数心思细腻的女孩,注孤身.

被瘟疫感染变得疯狂,最终被前来寻找他的莫林杀死,埋葬于边塞附近.对方处理得十分果断.

脸皮奇厚.



占tag

就是想问一下有没有HK的语c群(。

居然真的很爽

不打草稿意外的爽…好像刷新了新画风!超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