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

早上好

关于error的想法

*对errortale有不满,雷请勿入
以下为我个人想法,可以讨论但是别喷












首先我认为error这个角色是非常有趣的,他是一个错误,混乱的存在。我不认为他应该被冠以与典型的宠物乖猫咪相似的“可爱”名头,这就像error本身一样错误,他的思维会是混乱的,疯狂的,他的行为与思考模式不会是如此简单就能够被揣测,与sans外形相似的他始终带着那诡异的笑容就如同一张面具,但这不是在遮掩自己,而是在向世人展示自己的荒诞。

他说着“我很危险”一边清理着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一切au都是错误而他自己也是,我相信他有一定自毁情结但在这之前他唯一的目的便是消灭其他错误,很矛盾,逻辑上也不连贯,就像他自己一样。
(听起来很耳熟?打个相似的比方,我认为你我这件事情都做错了,但你就不能继续下去了,哪怕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当然我也会停止我的行为,而且你不能反抗,否则我将用暴力解决,你还打不过我)

如果要扮演好这个角色,我认为难度很大,除非你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疯子而不是中二病。(相信我,我敢打赌看到这里的人有不少心里想着的会是“哦,那这是我了”原谅我语言上的不敬,但是是的,就是你个中二病)

我不认为他的行为模式是固定的,也许他这次挨了打会勃然大怒,而下一次他会大笑起来,除了毁灭au,他的行为不会有任何意义因为他是错误的,而他的终极目标却又是消除错误,很有趣不是吗?也许他根本不会有undertale设定中所谓的灵魂,他只有一个目标罢了。

让我们来看看ink和他的cp组合,事实上,我觉得外热内冷的,没有真正感情的家伙和一个疯子凑在一起挺好的,可惜他们永远不会真正爱着对方,也许他们就这个问题会迷惘,而一起扮演那样一段虚假的情感对他们来说很有趣,但我不认为会是爱。

以及对于errortale的不满,我不认为这是个什么好au,充其量是个有趣的设定罢了,就是顶着undertaleAU的壳子而已,他从来不是个优质au,用我朋友的话来说吧,如果他在现在的国内出现,会被像维希一样奉为魔改然后被怼得体无完肤,原因应该自己想想,究竟什么对你们来说才算是魔改?

也就这样了,error会是个有趣的au,但绝对不是优质au









忍住,一定要忍住,至少要把魂三实况看完再跳HK坑……妈的钱包,妈的考试

下次投胎当鸭嘴兽吧(?
其实是泰瑞

@肉怂 不打草稿摸鱼超快乐的

元气骑士私设性格设定

之前玩语c填的表格也丢在这里好了



  05炼金术士
姓名: 莫洛斯.安德列维奇.别列科夫
昵称:莫洛斯
性别:男
性取向:双性
种族:人类
外貌年龄:35
真实年龄:35
身高:192
职业:炼金术士(化学工作者)
性格:典型的毛熊家人,处理事情简单粗暴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喜欢管闲事,性格有些恶劣,比起递别人血瓶更喜欢给你来个染色毒瓶,不是很注重自己的言行
外貌描述:身穿金褐长袍,带着一个大帽兜,身子旁边携带着一个很大的毒药瓶。翠绿色的眼睛眯缝着带着醉醺醺的笑意看着他的敌人与朋友。有着微卷的淡黄色短发与高挺的鼻梁
武器:(最多携带2把。)M1火箭炮,盾牌
武器描述:(面板伤害、最高伤害、消耗能量、暴击概率、子弹偏移角度。如果是原作武器,可不填。)、
能力:血6盾6蓝200暴击5。扔出三个毒药瓶,在地上留下有毒区域,对区域内敌人造成每秒2点的持续伤害并减速。毒免,免疫毒伤害和减速,对敌人毒伤害提升。
擅长:配置药剂以及摆弄一些看起来根本搞不懂那是啥玩意的玩意(?)以及黑暗料理和字面意义的炸厨房
苦手:说实话他不认为做饭糟糕属于苦手一类…他乐在其中,以及对炎热的天气很无奈
喜好:酒
厌恶:惯于制造麻烦的蠢货
忌讳:无
信仰:共产主义…?其实也没有
弱点:炎热的地形比如火山,会让他脑子不正常,比如走位出问题攻击友军与敌方勾肩搭背啥的,虽然这些他平时也干(。行为会有些神经质,有可能会突然倒下躺在地上拒绝行动
身世背景:跟大部分斯拉夫孤儿一样,他的父母是喝酒后躺在他家门外的雪地里一睡不醒,不过这也没什么,他们在活着的时候也没有为这漏风的屋子填些什么砖瓦
关系网:硬要说的话和nemo是朋友吧
备注:没有什么是一瓶酒和它的酒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瓶


04
姓名: Nemo
昵称:刺客
性别:男
性取向:双向偏女
种族:人类
外貌年龄:25
真实年龄:27
身高:179
职业:刺客/暗杀者
性格:说实话我很想扮演花心大萝卜(bushi)的,就是说,闲着没事喜欢胡闹的那种嗯,但是如果根据原作来更好的话那么我将扮演一名比较安静,战斗中愿意且能够保护好自己队友的人,平时喜欢开开玩笑,很温柔的家伙。
外貌描述:红黑色暗杀者上衣,红色围巾,帽兜遮住面容,只能看见一双灿烂的金瞳。(皮肤允许自行修改表格)
武器:(最多携带2把。)魅影和毒气机枪
武器描述:(面板伤害、最高伤害、消耗能量、暴击概率、子弹偏移角度。如果是原作武器,可不填。)
能力:血5盾5蓝200暴击10。近身搏击5。暗影斩击,技能使用期间进入绝对闪避状态,有效期到2秒或击杀一个敌人为止。绝对闪避状态下接近敌人会发动一次近战攻击,攻击力12,被动技能近战武器反弹敌人子弹。
擅长:打游戏吧,以及简单的饭食,我认为味道不错
苦手:其实也没有,不过我会很害怕女人小孩的眼泪
喜好:晒太阳,打游戏看书以及一系列安逸的休闲活动,还有酒类吧,酒量不错
厌恶:一天到晚只会像个婴儿一样吵闹且无能的人,而且这种人通常还不是婴儿
忌讳:大概是没有的
信仰:我信仰魅影?
弱点:我会克服自己的一切弱点(尽量
身世背景:他有着不太幸福的家庭,缺乏母爱加之父亲的严厉使他在青春期时总是干些很蠢的事情(比如身份,种族歧视)但是如今他对此感到抱歉
关系网:暂无?这群我也不太熟悉……
备注:(并不知道应该写什么

rw拟人性格设定

老早就写了,懒得修改就直接发(你他妈
想想不打tag了
红树kalp是血影家的,我捏了个性格



  蛞蝓猫
与家人走失的大龄熊孩,如果要说的话,他应该算是比较无知的,看起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撞到自己满身伤,然后舔舐伤口养好了继续浪,但其实很害怕那些生物的,连乌贼都怕(。但是因为恐惧所以用暴躁易怒来掩饰这一弱点。但是正因为这份恐惧,他得以谨慎观察这个险恶世界上的一切,要说心口不一其实并不算,就是怕死而已(。那种,如果我看上去很弱小,那一定会被吃掉的。求生意志非常强了,很讨厌那种有天生优势的生物,看上去很莽。而且他谁也不会相信的,就算驯养了白爹也不会信任他
傻鹿
然后傻鹿,他完全是那种,装傻充愣骗吃骗喝,是那种不给果子?可以啊前面那片草地自己过。啊?你上来啊,上不来?不好意思我走了,这样的大流氓。然后平时就一副傻逼兮兮的样子,啊你们打架啊,我看不懂,这样的
腿叔
喜欢看别人失望,惊恐,诧异与愤怒的家伙(。撒谎对他来说是常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骗谁,天生被固定在一个区域无法行走,于是告诉自己世界就这么大。欺骗其他生物,会帮助一些生物赶走敌人,帮他们寻找食物,与他们聊天,笑嘻嘻的然后心里厌恶并否定他们说的,关于外界的一切。然后在对方最信任自己时将其吞噬
大面条
对所有孩子都是非常温柔的人,但是如果孩子死了而自己将凶手处理掉之后,他不会过于难过,因为他的责任太多了,还有很多孩子要带(。不过对每一个孩子都是尽可能小心呵护,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大然后离开。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对孩子永远是那样温柔地笑着。面条妈妈已经死了,蜥蜴吃了,然后他杀了蜥蜴,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过。可能他本来就,谁也不在意吧。他悉心照顾那些孩子,也许只是通过他们不断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不过他好像把所有愤怒都发泄在了大家伙们身上咯,要么就是滚滚滚离老子远点要么就抓来当食物要么就是,小面条们需要一个妈妈哟嘻嘻嘻。他不会觉得自己悲惨,事实上他自己对此也没感觉,或者说,他不知道。因为他从未体验过你所想的那种幸福
  红树
从未有人愿意将“好人”的头衔加附于他的身上,Kalp似乎毫无底限与廉耻,一切都是随他乐意。他享受着将猎物扼死时他们脸上流露出的惊恐与绝望,将弱者的四肢与双翼扯下看着他们艰难蠕动,将强者压迫玩弄碾碎他们的骄傲,轻视善者之善嘲笑恶者之恶,这一切是如此令人兴奋,他病态的征服早在其拥有所谓意识之前蚀刻在那基因深层,天生的捕食者是如此傲慢无理,如那夜行的黑豹,猩红的双眼带着一丝狂热,盯紧了他的猎物。

快乐捏崽

起名废的蹦迪


斯科特
生于安宁平和的小村庄之中,那儿蔚蓝的天空与悠然的白云塑造了他一生温和善良的品格,不过有趣的是,他尚在幼年就已经学会挥刀了。遵从父意并借助某些关系进入神学院发展,后继承父亲圣殿骑士的意志,以传教士的身份在意大利游走并缓慢而稳定地发展一些“小小的事业”

以家族利益与所谓的友情为重——后者能以各种方面的利益来衡量,当然,情感也是有一定占比的

与犹太人有不少金钱往来但在明面上又像每一个正统善良的基督徒般唾弃每一个异教徒,不过他的犹太朋友当然能够理解,配合就好了

他对待任何感情大多都是热情且理性的,这意味着他口中所谓的感情用事基本上都是为了掩饰其他什么东西,也许他会对某人拿出真心吧,但这不会影响他的任何判断

有人评价他的剑术锋利狠辣如同鹰隼,比起消耗战更喜欢速战速决,如果战斗时间过长会考虑其他解决方案,基本不会在尸体前浪费太多时间

虽然是自称为一个小小的传教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能找到人替他办事,人脉较广,甚至与某些刺客也有密切的联系,鬼知道他都在干什么

喜欢打猎,唱歌与无伤大雅的玩笑,是个快活人

死后被草草埋葬在家乡的某处,并未进入家族墓地——这是他自己的意愿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嘛,你们的破事少扯上我”



吴涯
生于D区某个奴隶窟中,曾染毒,第三次试图逃离时因为他人出卖被其监工抓住打至重伤,原本应该死去却在这时觉醒了四级异能,而其觉醒时爆发的力量使他在短时间内痊愈,挖去了右眼下的奴隶标记却留下了疤痕,不过他觉得还挺酷?

因为某些经历,难以信任他人,是个傲慢自大的家伙,对自己的每一个判断都极端自信,当然他也有这个资本。有较强的控制欲,厌恶未知与不可控性,不过也能够承担自己的失误。尽管看起来是个理智的人但实际上就是个三岁逼崽子,不给他想要的东西就要闹的那种

很难得到他的信任但如果得到了你会发现这他妈其实是只哈士奇

身为走私者很会赚钱也很会花钱,鬼知道他有多少钱砸在了女人和美酒上,(然而对象是个男的)除了每个月给自己那个妹妹留下的零花钱外剩下那点钱连几天都撑不过,某种意义上也推动了D区经济

喜欢倚老卖老,就算没别人老也要做出一副阅历比别人多的样子

在下属面前他是个严厉的上司,虽然对他们很不客气但其实讲道理的

别以为这家伙是个好人,走私武器毒品与无辜孩童,与自己的敌人做生意,出卖自己的同胞等这类事情就像某些人上学抄作业一样,

比起其他方式更喜欢凑近了敌人一喷子把对方打成筛子,或者撬棍穿脑

异能是恢复,只要没死基本上所有负面效果和伤都能恢复,只不过是一两天还是几年的问题。

“看啊小鬼,这就是我的帝国”

哈!调查!不勾线!

@名为BloodShadow的血影  大概是修改后的服装…?依然没有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