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光

早上好

无偿这样的大头,因为想不出画什么好(?)只接骷髅,其他的不太会画(

关于error的想法

*对errortale有不满,雷请勿入
以下为我个人想法,可以讨论但是别喷












首先我认为error这个角色是非常有趣的,他是一个错误,混乱的存在。我不认为他应该被冠以与典型的宠物乖猫咪相似的“可爱”名头,这就像error本身一样错误,他的思维会是混乱的,疯狂的,他的行为与思考模式不会是如此简单就能够被揣测,与sans外形相似的他始终带着那诡异的笑容就如同一张面具,但这不是在遮掩自己,而是在向世人展示自己的荒诞。

他说着“我很危险”一边清理着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一切au都是错误而他自己也是,我相信他有一定自毁情结但在这之前他唯一的目的便是消灭其他错误,很矛盾,逻辑上也不连贯,就像他自己一样。
(听起来很耳熟?打个相似的比方,我认为你我这件事情都做错了,但你就不能继续下去了,哪怕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当然我也会停止我的行为,而且你不能反抗,否则我将用暴力解决,你还打不过我)

如果要扮演好这个角色,我认为难度很大,除非你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疯子而不是中二病。(相信我,我敢打赌看到这里的人有不少心里想着的会是“哦,那这是我了”原谅我语言上的不敬,但是是的,就是你个中二病)

我不认为他的行为模式是固定的,也许他这次挨了打会勃然大怒,而下一次他会大笑起来,除了毁灭au,他的行为不会有任何意义因为他是错误的,而他的终极目标却又是消除错误,很有趣不是吗?也许他根本不会有undertale设定中所谓的灵魂,他只有一个目标罢了。

让我们来看看ink和他的cp组合,事实上,我觉得外热内冷的,没有真正感情的家伙和一个疯子凑在一起挺好的,可惜他们永远不会真正爱着对方,也许他们就这个问题会迷惘,而一起扮演那样一段虚假的情感对他们来说很有趣,但我不认为会是爱。

以及对于errortale的不满,我不认为这是个什么好au,充其量是个有趣的设定罢了,就是顶着undertaleAU的壳子而已,他从来不是个优质au,用我朋友的话来说吧,如果他在现在的国内出现,会被像维希一样奉为魔改然后被怼得体无完肤,原因应该自己想想,究竟什么对你们来说才算是魔改?

也就这样了,error会是个有趣的au,但绝对不是优质au









自家au的福……其实还有个调查组au但反正都是文向我到现在都没想出那个福的发型所以没他份(你他妈

试阅:谈话1

  Papyrus已经不是第一次偷偷离开家了。
小骷髅抬手带上了兜帽仰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正是凌晨,天空仅是一抹深蓝而星辰渐渐隐去,也许生日收到那橙红色的冲锋衣比起套在身上更适合让它们的袖子在自己脖子上打个结,想想身后那衣摆飘扬就像故事中的英雄,清晨的风吹起来有点冷,但这反而更加令骨兴奋。

他跑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他听见了长靴踩着雪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并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很想奔跑,他有些兴奋,抬头看向那样的天空,想着身后安宁的小镇离自己越来越远。

为什么你们做事总是要有一个目标?当他想到这句来自人类书籍的话语时回头已经看不见小镇了,只有不远处的雪山山脉与一片纯白的林子,这里他记得。

深蓝依旧是凌晨的主色调,大片的雪映着微弱的光使四周看起来不那么黑暗,天边泛着白。年幼的骷髅踩过了积了雪的草丛,扶着手边的树开始了他的冒险,哪怕曾经来过这里,但每次都是新的体验,他第一次在这儿呼吸着清晨的空气,看着周身朦胧一片的雪白。
这次可不会有一月正午时的闹腾,雪镇漫长的日出前夕比想象中的寒冷,候鸟尚未迁徙而来,其他生灵也许正蜷缩在自己的窝中休息——而这时,便是哑默的天下。如一幅完全静止的画 ,而Papyrus则走进了这里。

  还是很冷,年幼的骷髅解下了脖子上系着的衣服将它穿好,一边朝前行走着,也许他会穿过这片森林,然后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也许不会?但这并没什么遗憾的。积雪压在树上,黑褐色的树木枝干与白雪处在一起并不碍眼。有时候伸手还能揪住较低的灌木枝叶抓来一把白雪,将其握在手中,隔着手套依然能觉察雪块的温度,很冷,长时间抓着可不是个好的差事。于是他捏磁实了雪,把它丢出去,砸在一棵树干上然后四处散开,然后他继续行走,打量着这个世界。

  细微的响动在这一片宁静中只有脚步声作为回应,而发出声音的两者很快注意到了来自对方的声音,一刹那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宁静,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响动声继续。

  那是什么呢?年幼的骷髅这么想着,慢慢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踏下一步,尽管努力让自己不要吵到对方但是声音再次停了下来,于是骷髅索性咬咬牙,又朝那地小心翼翼地挪了一步,又一步。

  声音一直没有想起来,他有些不安,微弱的橙黄色的火焰在眼眶中跳动,他可不想扰了野兽的清闲然后被当成排骨啃,哪怕对所有人都大大咧咧的也不可能在危险的面前横冲直撞,来自Gaster的记忆让他多少懂得了什么东西,他小心地拨开了遮掩着声响发出之地的灌木——一对荧绿色的眼睛瞪着他,它们的主人是一匹狼,嘴上沾着血迹。爪下....是一只开了腹的死鹿,而鹿的右后腿依然在无意识地做出踢蹬动作。

  Papyrus楞楞地看着这一切。

可能就是rtSans的黑化漫嘿嘿嘿嘿
有人来聊这个找我呀
漫画的话会叫忒修斯之船…就是不知道我会不会画后面了

Road tripAU

设定整合完毕,已删除旧设。

  “很久,或者不久以前,两个人类误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了一场奇妙的冒险,尽管他们没有完成那次冒险,但是留下来的感动将让他们永远记住。”

  “他们在社交网站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但是巧妙地隐藏了那个世界的存在”

  “他们称呼这个世界为——somebody world,他们不是“怪物”

  “不久,有一个人联系到他们,告诉他们自己拥有同样的经历,之后是两个,三个”

  “201x,伊伯特小镇”

  “男孩缠着他的哥哥——最先进入那个世界的孩子,想去那童话般美好的地方看看,但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去往那个世界,他只好告诉自己的弟弟,自己会带他去碰碰运气”

  ——故事的开始


(感谢来自名人朋友圈App中453号Papyrus与我共同完成了这些设定)
*旅行者福猹,拥有一辆吉普车以及一些简单的装备
*没有什么屠杀,这两个人类只是来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罢了,旅程的终点就是家。
*这个世界里的十天等于人类世界的一天
*这里有一条贯穿somebody世界的404号公路,只有当人类出现时才会被somebody注意到,它带在热域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沥青的气味。简洁明亮的黄色中线维持住了路上的秩序。
*每一个分界点都有环岛方便转弯

*某瀑布标语
:为了使您更好地观看风景,请将车速降低为三十码

当然如果你赶时间的话请无视我!注意安全!

*怪物们都是友善的,虽然有一些怪物性格可能有些奇怪但是请相信我,他们乐于爱与被爱

*怪物们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人类世界似乎并不欢迎他们,这么想着,他们也不打算进犯人类世界。

*怪物们为了自己的安全设立了结界,但似乎总是有极少数拥有着特殊灵魂品质的人轻松进来,不过也不必担心,我想他们不会到处讲somebody世界的存在。

*在这里你没有重置,没有决心,怪物们有魔法而你就是个拿着刀的小逼崽子,连猹都不鸟你
我估计你连忧郁虫虫都打不过,别想屠杀。

*老G和宅龙研究的是生命科学,没有特别屌的阴谋论
*至于融合怪,他们是宅龙在老G去人类世界旅行时单独创作的纯灵魂体,能够轻易进入死去的生命体内,平时粘哒哒的也很粘人,唯一的不足是他们由多个死去的怪物合成,没有独立的人格。
*somebody世界的月份为十月制,一年为310天整,闰年为行星公转时差311天六年一次。*雪镇地处somebody世界的极点拥有九个月的满满长夜以及一个月的光明。第十月便是极地专属的光明月,六天的日出八天的黄昏以及十三天十七天的完美阳光(偶尔下雨)
  黄昏时人们看着落日产生了一种太阳永远不会落下的错觉

长达九个月的极夜现象让somebody们额外珍惜那一个月的天明,但是在夜晚那里也有着清澈的星空,偶尔甚至会有极光。
*这里瀑布地区是临海的,而在瀑布和雪镇的中间有一片森林,森林内也有极光,同样拥有这极夜现象,森林里有一间小木屋,它的主人似乎是一只终日为雪镇与瀑布居民点灯的冰狼。
*森林的尽头临海,在不远的地方,有着连绵的山脉,其下又是一片巨大的森林,一处断崖奔涌着巨大的瀑布,水流终将汇集于不远的海洋之中。
*瀑布区域是有阳光的
*山脉之上有片巨大的淡水湖,瀑布源自此处。
*瀑布后地势渐高,在瀑布与热域的交界处,有着一片盐湖,它如镜面般忠实地倒映着一切。

*盐湖后面便是一片高原,somebody称呼其为热域,看似无尽的戈壁沙漠与岩石群山,这里除了那些生命力极为顽强的生物之外,便是一片荒芜。红色是主色调,烈日之下格外耀眼,之后你将会看见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在这里,你将读到somebody世界的独特历史。
  *热域拥有数个较小的岩浆瀑布,其中有一条流进了大海形成黑色的一片顽石,不知怎么回事,这些岩浆似乎无穷无尽,永不凝固。四周密布着火山岩,戈壁将尽时各种色彩蔓延开来,形成了彩色的沙漠
*somebody世界的国徽是棱形旁边两个收拢的翅膀,罩着三个三角形,意味somebody世界为怪物创造了一切,这个世界将守护他们。怪物的善意构成了世界意识而世界同时反馈给怪物美好的一切

关于六魂
*六魂是Chara后通过的人类 但是都因为种种情况中途返回了

*Chara的灵魂品质为希望

*耐心和勇气更像是旅行者,他们是无意中闯进去的,可以说耐心和勇气是同行者。他俩一起走过了遗迹,但是后来有羊妈警告后面可能十分危险。
耐心就想放弃 但勇气不曾畏惧,于是耐心就在遗迹返回而勇气去了雪镇。勇气在雪镇遭遇怪物的误伤之后被送回

*诚实独行,在水域森林迷了路。他后来被提米带出了水域并告知前方危险于是回到了雪镇,但是提米不愿意带她走过水域,因为后面有更危险的事件。
*毅力是由于听了传说前去考察时误入的。走过去水域的时候迷了路但是没靠提米是自己走出去了
经过独木桥时失足落水被乌龟救起,同样被告知水域危险也将其送回去了。作为谢礼他将自己的眼镜和笔记留下。
*正义认为怪物们是可怕且穷凶极恶的,他伸张着自己的正义却发现Somebody们人都不错,直到后来和鱼姐战斗被鱼姐打败了但是鱼姐没杀他但是拒绝放行。

*仁慈是走的最远的
由于跟提米们玩得很好所以在森林里住了下来耽误了很长时间,终于想起自己的旅程时才继续赶路。好巧不巧安黛因跟正义大战三百回合之后还在艾菲斯家养伤,于是他直接溜过去了。

最后碰到蜘蛛没带钱,只好通过传送阵回到遗迹

*遗迹除了羊父母很少有人来,尽管这里确实很美但人们有自己的事情
*为了防止怪物稀里糊涂地闯入人类世界,羊父母同时守着遗迹如果想出去必须说明理由与往返时间
*小羊重伤后在王宫死去,而猹安静了很久,最终有一天他逃离了怪物世界。一夜之间,羊父母失去了两个孩子,他们搬到了遗迹 ,从此封锁了王宫。
*王城与遗迹是怪物世界的两个尽头

而且猹,此行也可以说是一个对他的疗伤过程
他是误入,后来被小羊发现,由于是孤儿于是带到王宫里和羊爸妈一同生活。
*小羊死于伤口感染,之后猹离开了怪物世界,回到人类世界并且被收养后他故地重游了数次,但是一直没有再次进入那童话一般的世界中。
*鱼姐眼上的划痕是小时候挑衅chara失败之后不小心在碎石上划的。只是皮外伤但是留疤很丑所以依然会戴眼罩。

*提米!是特殊物种,数量众多,经常造成大堵车!
而且是因为那块害人的提示板,他们要看日落!

*然后日落这段时间从头堵到尾。
*于是人们只好乖乖看美丽的日落了
*不过日落一结束提米都神秘消失了!
只有在他们那神秘的村庄中才能找到他们

*Gaster和宅龙一开始研究生命科学是因为羊爸考虑到怪物与其他生物的相处问题,以及G对这类事物的好奇)
*实验室在森林与热域的交界处,有电梯通往真实验室
*鱼姐家所在的湖是森林正中。
*真实验室在盐湖下(就是瀑布热域交界处)
*Gaster的真实验室电梯是透明的,穿过盐湖,下面是由Gaster一人建造的水下生态系统,各种鱼类,珊瑚礁等,最下一层是深海。电梯的目的地是由玻璃组成的半球形实验室,它被镶嵌与海洋生态圈的底部,玻璃从里往外看的很清楚而从外面看什么也看不见,连内部的灯光都不会透出来(以防破坏生物的生存环境
*遗迹是古城废墟
曾经辉煌的城镇现今以残破不堪,但它仍然是怪物的家园)

衍生:参考繁花落尽,福一开始得了重病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会死去,猹知道并且希望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去那美好的世界里看看

最后福死在金色花田里,猹的怀抱中







@Naught 和他家孩子的互动!图片是他写的那份!然后接我的嗯




仓库内部并不算空旷,集装箱与货物摆放杂乱无章为自己与调查者提供了大量藏匿点,但这会让游戏更加有趣不是么?对于Infimite来说,繁杂又充满仪式感的准备工作加之长时间的互相调查如同互相吞尾的王蛇,滑稽荒谬却又如此令人着迷的一切将换来对于自己的奖赏——猎物已经落入陷阱,而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光是想想都令人兴奋,还有什么能比濒死者的挣扎更令人愉悦的呢?加之之前自己的准备工作,让现在的一切更加有意义了。

货箱木料的撕裂声击碎了寂静与黑暗,几乎是同时感受到右侧子弹飞过刮起的劲风,这里不再安全了,他这么想着。猎物的利爪依然未被拔除,但群居着安逸的生活能够轻易磨灭这微弱的抵抗,在电脑炸毁的一瞬,无线电屏蔽器开始了他的工作,真想看见猎物发现自己与同伴的关系被切断时的表情,对他来说,那一定是一记重拳。多么令人期待啊,他对自己这么说着。

匕首刺空的一瞬下意识格挡,自己的猎物依然具有反抗的能力,但也仅此而已了,Sans的攻击并不强硬,很明显他试图避开锋芒,他在拖时间。当他孤身前往码头仓库时便给自己的兄弟留下了行踪,以防不测。但是这毫无意义,毕竟Infimite仅仅针对Sans一个,而现在这目的看似如此简单能够达成——也许实际也是如此,只是一颗子弹的事情罢了。

仓库再次陷入沉寂,黑暗穿梭于世界之中,透过那高窗落下的惨白月光孤立无援,再看久了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咳,听着……”Sans打破了这个局面,尽管仍藏在掩体之后,但声音已经暴露了他的位置,他为自己换来一颗子弹,很明显,对方拒绝了谈判。他有些恼怒,但又不敢再让他来一梭子“当然了,如果你希望被炸死我非常乐意,你个肮脏的杀手。听好了,在天窗下左数第三个集装箱,那里的声音你应该去听听,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定时炸弹。”

回应他的是沉默,对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次攻击他,Sans下意识吞咽着不存在的唾沫,上帝,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灵魂在空荡荡的胸腔中跳动的声音,这恐怕是自己工作以来最刺激的一段经历了,被栽赃,被追杀,现在几乎就在身边,还呆着个定时炸弹,也许随便抽一个对他们来说不足为奇,但是把他们加起来……哦,那可够自己在同事面前吹逼好长时间了。

他从掩体后探头观察着,能看见的依然是那束月光与无尽的黑暗。

对方不会如此简单地相信,但是事实是真正存在的,Sans开始移动,他在寻找一个安全的位置,这太危险,若是再出声暴露自己的位置,那么他就要与自己心爱的番茄酱永远说再见了。

Infimite不敢完全不相信这些,但也不可能确信无疑,需要去尝试吗?他问自己,事件如此突然令人措手不及,也许这是狡诈的警察有一个把戏,但也许是真的,将任务目标与被雇佣着一起处理的雇主也不是没有……让事实说话。他挪向了门,试图微开一条缝隙查看门外是否有什么“新玩意”,不过他得到了另一个结果——门被反锁了。

事情变得明朗了。Infimite开了口,他自愿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这意味着和谈

“哪里安全?”他问到,声音不大但是在空荡的仓库内回转显得如此清晰。

“你可以试试角落,你右手边的角落里有个集装箱,你可以躲进去,当然,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声音从左边传来,但是毕竟自己是尝试杀害他的人,这种行为情有可原,确实,天窗左手第二个集装箱离门边左右两个角落算是最远的……当然右边角落相较于左边离对方所说的炸弹位置更近,他准备信这警察一次,若是炸弹真的存在,那么谁也不知道它何时爆炸,也没有兴致跑去看看,有这时间还不如给自己的掩体增加点厚度。

多么戏剧性的结局啊,原本应该厮杀的两骨现在就像个蜗牛一样各自缩在个集装箱里,自己身边还填着泡沫,如果这一切出现在小说里他一定会把书丢掉笑作者智障,但倒霉的是现在自己就是那作者手下的主角——之一,吧。

一切仿佛是停止了,也许自己几乎能隐约听见那不知是否存在的炸弹在滴答作响,指针指向零的一瞬间爆炸轰然而起,那一会他几乎分不清现实与幻想,但是很快他继续保持着清醒,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如此相信猎物的话,这就像个拙劣的谎言却又拿捏住了自己的要害,不得轻举妄动。没有继续胡想下去的打算毕竟对方真的有可能在拖时间,也许门被反锁只是不知名的把戏自己应该———

轰鸣声响起,这也许是他从未体验的感觉,四周泡沫如同铅块挤压自己,那一瞬间感受的不像是疼痛但又说不出来的难受

——一切再次安静下来,直到他被海边微小的风浪打醒,看见了起火燃烧着的仓库。

与三个往仓库走的身影。

跟上去,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肋骨与灵魂还有些疼痛,幸运的是骷髅的身体构造注定与人类不同,爆炸形成的冲击波穿透骨架但是除了坚韧的灵魂没有内脏可以伤害,加之集装箱抵去的冲击,让自己在这场环环相扣的阴谋中存活下来。而那三个影子,将会是自己接下来行动的突破口。

p1和模拟器sans的互动!p2侦查的罪犯设

还是那个,想聊au找我呀!